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 国家扶贫

 
 国家扶贫
 江泽民讲话
 朱镕基讲话
 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01—2010年)
 挑战贫困

  中国自90年代进入了以江泽民为核心的领导时期。江泽民继承了邓小平的路线,高举起邓小平理论的旗帜。根据90年代国际和国内环境的大变化,江泽民形成了经济、政治、文化、外交等方面的新思想新对策,丰富和发展了邓小平理论。面向21世纪,江泽民提出了中国要完成的三大任务和“新三步走”战略,对中国共产党的建设提出了“三个代表”的新要求,形成了中国在新世纪发展的新思路。很高兴来东亚研究所做学术交流。利用这个机会,我想介绍一下九十年代这10年中国发生的事情。

  中国在80年代可称为邓小平时代。邓小平坚持了社会主义道路,但对社会主义有了新的理解。他强调,社会主义是经济发展、人民富裕的社会主义,是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是主张和平的社会主义。其结果,使中国大踏步向前发展,跟上了时代前进的步伐。中国自90年代进入了以江泽民为核心的领导时期。江泽民继承了邓小平的路线,高举起邓小平理论的旗帜,同时又有了新的发展。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在90年代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到2000年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一万多亿美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约800美元,完成了邓小平提出的第二步发展战略目标。这些,不可能是照搬邓小平所能得到的。那么,江泽民与邓小平有哪些相同的地方,特别是他提出了哪些新的思想,它们对中国将来的发展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这恐怕是大家感兴趣的问题。

  90年代中国内外环境的变化.江泽民提出新思想,首先在于他所面对的环境与邓小平有显著的不同.

  国际环境的变化。

  江泽民在1989年6月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上当选为总书记,形成了以他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以后的十来年间世界发生了自20世纪下半叶以来最重大的变化90年代国际上的变化可以用三句话来概括政治格局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科技信息化。关于多极化。一方面,从世界总的发展趋势看,自二战结束以来,世界经历了从战争与革命到和平与发展的转变,这个转变在邓小平时代已经完成,现在仍在继续。这是江泽民与邓小平共同面对的国际环境。

  另一方面,从具体的世界格局看,虽然经历了从战后的“两大阵营”,到70年代的“三个世界”,到80年代的“东西南北”这几个阶段,总的还是以美苏为代表的两极格局。但是,进入90年代,随着苏联的解体,两极格局结束了,世界开始多极化进程。这一重大变化,使得世界出现许多新情况:大国关系在重新调整;一些过去被某种程度掩盖的矛盾,如地区冲突、民族和宗教问题等开始暴露出来;特别是新的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有所抬头 当这一情况发生时,邓小平还健在,而且做出了许多深刻的判断,甚至已经预料到10年后西方世界提出的“新干涉主义”的观点和行为。但是,真正面对这一全新世界格局的,还是江泽民和新一代的中共领导人关于经济全球化。早在80年代中期,邓小平就指出,现在的世界是开放的世界,任何国家的发展都离不开世界这个观点似乎没有多少新意。西方国家会觉得这是常识,而东方的社会主义国家中熟知马克思主义经典的理论家也不会感到特别,因为马克思在一个半世纪以前就说过,由于资本主义商品经济的发展,任何生产都是世界性的,资本主义把世界连成了一体。邓小平似乎正是从这一意义上来谈问题的,而且是从中国长期封闭的现实来强调开放的迫切性。但是,如果联系邓小平关于和平与发展是主题的思想,如果从后来出现的经济全球化的形势来看,就会发现邓小平并不仅仅是重复了马克思的话,而是已经感觉到了一点什么新的东西。

  从资本主义开拓世界市场,人类就已经开始了全球化的进程。但这一进程十分艰辛,充满了血与火,付出了人类道德的代价。先是对殖民地的侵占和掠夺,以后又是为争夺世界市场而发生的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战争。而到20世纪下半叶,形成了美苏两家的对立,其实质仍然是争夺世界经济利益和资源。战后几十年的冷战伴随北约和华约两大军事组织的对峙,在经济上,一直是以欧共体和经互会为代表的两个互不往来的、分割的“平衡市场”。然而,进入90年代,情况发生了变化。随着苏联的解体等原因,东西方经济相互往来的重要障碍消除了,经济壁垒一个个消失,国与国之间的经济利益相互
影响着,全球的经济联系比过去密切多了。在90年代,经济全球化的微观载体——跨国公司的生产经营和规模迅速发展,以强强联合为特征的兼并浪潮风起云涌,跨国公司成为影响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伴随全球化进程,区域经济集团化倾向也在发展着,北美自由贸易区、欧盟、拉美南方共同市场、亚太经合组织等世界经济组织开始有了实质性的意义。

  为此推波助澜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信息化的发展。这种生产力的革命是当代社会一切变革的更为本质的原因。由于因特网的发明和应用,全球化的技术手段得到解决。它破除了国与国之间的障碍,使一个国家完全封闭几乎成为不可能。它使生产要素的流转速度空前加快,上百亿美元的资金转瞬之间就能在世界转一圈,而要素流转的成本却大大地降低了,从而推动了国际贸易、跨国投资和国际金融的迅速发展。人类社会几百年的全球化进程在20世纪90年代出现了飞跃,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世界上绝大多数政治家都感觉到了这一明显的事实。现在除了“全球化”这个名词外,还有“一体化”、“地球村”等等说法。这里,我们不需要详细讨论全球化进程的问题。全球化肯定还会发展,现在只是一个阶段。但是,世界经济在90年代出现的新特点,确实值得高度重视。在邓小平还健在时,全球化这个词还没有被中国正式使用。而在江泽民时代,则已成为了现实。这是一个全新的问题和巨大的挑战。关于信息化。刚刚过去的20世纪,人类最为自豪的事情,就是科学技术的发展。以世纪初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发现为开端,以后不断有惊人的发现和长足的进步。到了战后六七十年代这一进程突然加快,这就是第三次科技 浪潮。以信息科学、生物科学、材料科学这三大前沿科学为主,包括天体物理、航天航空、海洋、地质等等,科学技术在多学科多领域里,大踏步地向前推进。

  科学技术的发展带来了人类社会的革命性变革,首先是生产力的巨大进步。产业结构由此得到了重大的调整,一二三产业比例出现明显变化,农业甚至工业的比例都大大地减少了,而以服务性行业为主的第三产业的比例大大增加。传统工业被迅速淘汰,高新技术产业得到巨大的发展。其结果,凡是采用了这种新技术的国家,其经济与社会就大踏步地前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有两个因素得以在战后50年得到大的发展。一是调整了市场体制,引进了宏观调控的机制;二是利用了先进的科技,及时调整了产业结构。而后者的作用在近几十年的发展中更为明显。这个情况,中国在“文革”结束以前,根本不了解。但有一个人看到了,这就是邓小平。邓小平从1973年回到领导岗位,不久去了一次美国,又路过欧洲,在法国做了暂短的停留。他感到资本主义世界与他在60年代所了解的不同了。那时,西方也先进,中国也落后,但差距没有这样大。中国的“文革
”对经济的破坏是个原因,但这似乎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很快他发现了秘密:是科学技术的作用。

  邓小平深刻认识到,由于科技的原因,中国与西方发达国家原本缩小的差距又大大拉开了。这十几年的差距,实际上等于50年甚至更长。于是他提出科技是生产力的概念,提出重视和保护知识分子的建议。邓小平的建议被“四人帮”说成是与毛泽东对着干,他很快又被打倒了。而中国的发展又因此拖延了若干年。当邓小平再次复出时,决定不再耽误时间,他自告奋勇提出分管科技和教育。当时党内许多人不理解,认为以他的地位和威望应该做更重要的工作。后来的事实证明,邓小平正是抓在了点子上。到了80年代后期,他愈发认识到科技对经济社会的关键作用,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著名论断。当时,国际上的政治家也有许多人意识到这一点,但明确做出理论概括的却不多。当江泽民执政时,邓小平留给他的重要思想遗产之一,就是这一点。但是,仅仅这些看来还不够,因为世界又向前发展了。


  在80年代中期,信息技术发展的潜力并不为大多数国家看好,就连创造经济奇迹的日本也不在意,只有美国科学家重视这件事。具有冒险精神的美国人说干就干,十年后,把日本人远远抛在了后面。接着知识经济的概念出现了。人们发现,脑力劳动的一个发明会带来生产力的巨大发展。依靠科技的增值已大大超过了依靠资本等生产要素所获得的财富,强调资本要素的经济学家已经被称为传统的经济学者了。到世纪之交的时候,由于人类基因组织破译、克隆技术的发展,使人们预计新世纪可能是生物科学的世纪,而纳米技术又使人们对材料科学寄予极大的希望。现在的世界真是一日千里,速度快得惊人。这使学者们发现,人类社会的发展并不是匀速的,有时上千年缓慢发展而有时在短短的几十年内就发生革命性变革。邓小平曾说,现在的世界一天等于古老社会的上百年,甚至几百年。这绝不是妄语。这种情况告诉我们的另一个十分现实的道理是,一个落后国家如果抓住科技发展的机遇,也能迎头赶上,但如果错过了,既使是先进国家也会在短期内被抛在后面。

  显然,九十年代的信息时代、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以及世界因此出现的新变化,已经不是邓小平时代的情形。如果在80年代,中国开始重视科技作用,到90年代已不能再一般地强调就能够解决问题,需要建立新的认识,提出新的办法和手段。

  (未完待续)